黄石文坛]​南佳的随笔《羽毛球场上的老陈

黄石文坛]​南佳的随笔《羽毛球场上的老陈

每周一、三、五的晚上七至九点,老陈就会出现在团城山新体育馆里的羽毛球场上。他穿着一身不算高档的球衣,有着一头剪得短而平整的招牌式银发,脸庞上总是挂着乐呵呵的笑容,在众多打球锻炼的羽毛球爱好者当中格外的醒目。

“来啦!於总,5号场!”“可可,这里!”“毛毛,来先拉几个,热热身!”……老陈每次都是先到球馆,安排妥当场地租赁、杂物篓摆放等事宜,然后才上场热身。他在拉球热身的同时,总是关注到每一位进场的人,热情洋溢地跟大家招呼。球友到场,他就主动退场,让新来的球友上场,他再重新找对手,配对拉球。他不是一般地“吃得开”,几乎认识来新体育馆打球的所有球友,关键是几乎所有的球友都给他“面子”,乐意跟他打球。

老陈大名陈和平,今年已68岁,已退休8、9年了。他身材不高却很健壮匀称,头发雪白但看起来并不显老,国字形的脸上皱纹不多,坚毅之中透着平和,给人一种愿意亲近、容易搭伙的感觉。老陈在退休前几年就开始到汉奥羽毛球馆(杭州路武商量贩店的三楼,现在改建成了金视线影院)打球,一直坚持到现在。团城山区的新体育馆建成后,他是第一批转场的球友,算得上新体育馆里骨灰级羽毛球球友吧。因此,他不仅是与球馆的管理人员熟识,还与在球馆固定租场的各家单位球友相熟,关系还处得很好,比如卫生局的、妇幼院的、农行的、中行的、人行的等等,差不多达到了这些单位“编外员工”的地步。他可以与这些单位的球友组合练球,还不时主动担任“协调联络员”,统筹各单位球场使用,一边喊着“人空场不空啊”,一边邀请调度场边休息的不同单位的球友组队,到空出的球场上“对战”。只要老陈在,羽毛球馆里很少有空场的情况出现。

如果说老陈在退休前打球是属于“散兵游勇”,那么退休后的老陈是有“组织”的,他与老李、老陆、老黄等几个志趣相投的退休老哥一起发起组建了“团城山新体羽毛球协会”。协会是开放式的,入会几乎没有什么限制,只要爱好羽毛球,球技高低不限;身体健康方面,只要能量力而行地上场打球就行。协会会员已有三十余人,还在呈上升态势,这些球友有男有女,有退休有在职,年龄大的七十有余,小的二十刚出头。身份层次也大相径庭,有行政单位的公务员,有企业的高管,也有私企老板,还有普通打工者和自由职业者,总之,协会成员各具特点,性格、年龄、身份等各个方面差异较大,但大家能够组合在一起,其根本就是共同爱好羽毛球,而老陈呢,起到了纽带和核心的作用。

新体羽毛球协会组织形式是松散的,但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成果斐然。协会迄今为止,已代表所在社区中老年羽毛球队出战过多次官方举办的区级、市级团体赛事,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老陈的倡导与带领下,协会还积极参与防疫公益活动、其他文艺公益活动,得到了社区的充分肯定。正因为这样,所有球友对老陈除亲近之外,渐渐地多了几分敬重。球友很少叫他的名字,一般称呼他为“陈教练”、“陈会长”,关系相熟的都随性随意地叫他“老陈”。无论别人怎样地称呼,老陈每次都是笑容满面地应答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

老陈的羽毛球装备并不高档,尤其是球服和球鞋,均属于便宜货,球拍除一支好的外,其它的也都不超过两百元,但他收拾很整齐,使用也很爱惜。有一次上场双打比赛,搭档与他同时争球,两人的球拍磕碰在一起,将老陈的球拍撞掉了一小块漆,他满脸痛惜:“哎哟!我这是一千二百多的拍子呀!”随即马上去换了一只便宜的球拍上场。

其实老陈收入不算低,退休前是发电厂的工人,家里仅一独子并早已成家,但他总不舍得用好点的球鞋和球衣,在协会球场租金支出方面更是精打细算。协会每次订球场开展活动,他都要求大家通过微信群进行“接龙”,准确了解参加人数,据此确定租场数量和时间,在确保大家玩得尽兴的情况下尽可能减少场租支出。

去年秋季,老陈有一个多月没来球馆打球,事后大家才知道他带老伴到欧洲去旅游了。当老陈回来后神采飞扬地向球友讲述他的欧洲之行观感时,球友们纷纷调侃他怎么舍得花那么多的钱,他正色道:“花钱带老伴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舍不得的!”说实在的,老陈对自己很节俭,对别人很大方。他缠得一手好手胶,经常主动无偿地帮球友缠球拍手柄,很多时候还倒贴了自己的胶带。平常时节,遇到没有带球拍的球友散步到球馆观战,老陈总是热心快肠地邀约他上场“来打一局”,随手就将自己那一只最好的球拍递给了他。

老陈打了多少年羽毛球,大家并不清楚,可以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他的球技很老辣,这么多年来自己不断学习,加上实践摸索,总结出了不少的实战经验和技巧。他凭着这些羽毛球经验与技巧,硬是在退体后取得了市级羽毛球教练资格证。在球场上,他总是把比赛场地让给球友,自己在旁边的练习场地上带着新手练习,时不时地手把手地教,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演示,仅因此就让他拥有了不少的忠实“粉丝”。

“怀货!来打一局!”银行退休干部老陆又向老陈发起了挑战。老陆虽然六十多了,但好胜心很强烈,总喜欢与老陈比拼,“怀货”是他对老陈的专属称呼,这么球友当中,也只有他一人这么叫,老陈对此毫不在意,对于挑战,也总是欣然接受。于是,球场上便会响起“孬货!孬货!”的叫喊声,或者伴随着扣球时的“你接!你再接!”那如伴奏般的号子……这么多年来,这种挑战赛间或发生,但最后的结果始终无法定论,因为输赢并不重要,在运动的汗水里收获到了健康和快乐才是最重的,最实在的。

羽毛球场上的老陈是笑呵呵的,有老陈参与的球场总是弥漫着快乐的气氛,他以他那特有的行为方式感染着所有的球友,带动大家一道营造更多的运动快乐。

南佳,1968年9月出生,籍贯湖北浠水,现供职中国银行黄石分行。做得最长的岗位是办公室,做得最多的事是写文字,工作时写文字赚薪水,闲暇时用文字述真情。

1、原创首发,诗歌(除旧体诗词外)、散文、小说、评论、收藏、书画等作品,拒绝一稿多投。百字内简介加个人清晰生活照一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