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子园刷爆了我们的朋友圈你向往的只是填满梦想的青春

甲子园刷爆了我们的朋友圈你向往的只是填满梦想的青春

2018年日本“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选手大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甲子园”,伴随着老牌强校大阪桐荫高中的夺冠和秋田金足农业的励志传奇,落下了帷幕,也刷爆了我们的朋友圈。

到底是什么赋予了“甲子园”如此大的吸引力?当我们在谈论这项日本高中生棒球比赛时,我们究竟又该谈些什么呢?

透过一名中国留学生的亲历视角,在百年甲子园的洋洋大观中,拾取沧海一粟,为你讲述几个动人的小故事。

直到在日本生活了一段时间,才惊觉这个国家最鼎盛的体育文化并不是足球,而是一直被我们忽略的棒球,在日语里是“野球”。

从北京飞去日本念书之前,也就是一年前,我一场棒球赛都没有看过。但是在日本,由于历史的原因,棒球领先足球一大步,在二战刚结束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便早早成为了完全职业化的运动。

无论年年都能晋级甲子园的棒球名校,还是不为人所知的各路黑马,媒体们总会用铺天盖地的报道让社会的聚光灯打向他们。

每一个球员都有完善的数据分析以及球员档案管理,虽然是高中生的比赛,但是这些少年们所受的礼遇却是职业级的。然而在聚光灯背后的并非炒作,而是和所有职业化赛事一样的辛苦耕耘。

56/3971,这是今年从预选中走到甲子园的高校比例。残酷的淘汰比例使得进入“决赛圈”成为了全国高校棒球的顶点。

甲子园对所有高校少年少女们来说都是近乎神圣的,如若能踏上这片土地为母校家乡挥一次棒,荣誉感带来的的满足甚至高于中国高考七百分荣归故里。

毕竟他们不仅为自己而战,而是对自己成为县(日本的县约等于中国省的编制)代表队的所击败的十余支同乡队伍负责,为自己的家乡负责。在甲子园的赛场上,很少有人是只带着自己的梦想来拼命的。

正是这些为梦想奋斗的故事,才是让所有甲子园的簇拥者,甚至是作为棒球小白的我,为之动容甚至落泪的原因。

单轮淘汰的残酷赛制容不下一丝错误。所以从地方赛开始,即使面对实力不是那么出色的球队,济美高校的王牌投手手——3年级的山口直哉也以甲子园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投出和击打每一颗制胜球。

身材并不高大威猛的他,却是一名速投型选手,他可以投出142km/h的速球,已经接近日本职业棒球145km/h的标准。但如此速度的球,也意味着身体和能量的巨大消耗。

人们只能看到济美高校在朝着梦想步步迈进,但只有3年级的池内优一,才能看到多年老搭档在赛后的疲惫,与心理上所承担的巨大压力。

作为球队队长的池内优一,是这位王牌在赛场上的的心理支柱。那绽放在赛场上的鼓励地笑脸,和用拳捶向心口的位置的坚定,是对搭档最大的鼓励与默契。

当星凌高校领先两分的间不容发之际,已经在赛事中迎接44次击打、并投出183颗球的山口直哉(在美职棒的标准来看,选手连续投球100颗以上,将会疲劳致伤),挥动起精疲力竭的手臂,以破釜沉舟的姿态投出了至关重要的一球。

在棒球领域,这几乎相当于一位刚刚完成了马拉松全程的运动员再立即进行一段200米的全力冲刺。

这一颗燃尽青春的球,让比赛成功进入到了济美进攻的下半回合。沉着默契的济美高校,在下半回合打出了一记不可思议、连得4分的全垒打,再度逆转并杀死了比赛,把稳操胜券星凌高校从甲子园送回了石川县。

因为出色的能力被誉为”怪物“的井上朋也,从棒球部163名队员中脱颖而出,成为全队唯一一个站上甲子园主赛场的1年级学生。

对于身为后辈的井上朋也来说,队内的王牌投手、三年级前辈野村佑希就是他的偶像。

作为球员的生涯可能很长,但是作为高中生球员的生涯只有短短3年。今年夏天,身为三年级生野村佑希也将最后一次站在甲子园赛场上。在去年站上全国顶点的花开德荣高校,今年依然梦想着制霸全国。

然而事与愿违,今年的他们最终没能连续制霸。花开德高校在2回战以微弱的差距输给了南神奈川的代表横滨高校。而最后发挥失误、未能延续前辈的梦想的选手,正是一年生井上朋也。

以前辈为奋斗目标的佼佼者一瞬间便成为毁掉偶像谢幕之战的罪人,这巨大的落差让朋也哭的泣不成声。赛后更衣室落针可闻的寂静与微微啜泣的哭声宣告了花开德荣高校三年级黄金一代的告别。

令观众感动的是,没有指责,也没有埋怨。赛后每个人都在安慰掩面而泣的朋也,包括他的偶像野村佑希:“来年请加油”、“以后一定会更强”、“很可惜但是是全队的过错。”

校园体育的魅力或许就是如此,所有赌注的一切都无关乎金钱也无关于利益,唯一被选手们放在天平上的只有信任与承诺。

2011年3月11日14时46分18秒许,7年前,宫城县附近的海域发生了9级大地震。

对来自日本宫城县仙台育英高校的三年级选手泽田佑来说,确是切肤之痛的一天。

这一次地震,夺走了泽田佑好朋友松川空的年轻生命。从此在泽田佑的记忆中,挚友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10岁时,他们一起畅想可以一起登上甲子园时的模样。

而在那之后的每场比赛,他都会将朋友的照片放在出征的书包里,成为自己在赛场上的守护神,或者说是自己的信仰。

天灾带走了朋友的音容笑貌,却将友谊的纽带留在了阴阳之间。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从每一次击球到每一次铲垒再到每一次投球,他都会用上双倍的努力与力量,只为兑现一份穿越时空的约定:

管中窥豹,这只是甲子园这项百年赛事的冰山一角。而比连续举办一百年更令人叹服的是,高中的联赛不同于NPB或者MLB这种顶尖职业联赛,当绝大多数参赛的球员卸下他们的行装时,呈现在你面前的仅仅是一群十七八岁面容稚气未脱的面容。

校园体育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批一批的球员涌现,就一定伴随着一批一批的球员离开。

因为校服、地域性等等专属的特征存在,学生群体对高中的文化认同感可能会比大学更加强烈。在国内大大小小的高中赛事上,不缺逆风翻盘的热血,不缺一代代传承的精神,更不缺“年少轻狂”的梦想,而我们缺乏的,是整个社会对此投来的关注与尊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